龍de船人 首頁 專欄 薛船長談航運 查看內容

待觀察的海員個稅改革

2020-1-2 12:03| 查看: 2356| 評論: 0

【對廣大非國企海員來說,原先事實上免稅或極低的稅收,改革后面臨要繳10%以上個稅的可能?梢灶A見從未出現過的海員逃稅罪,因此項改革,會有海員被逃稅抓起來判刑。所有觸碰到權力的渠道都被堵死,包括建議權、輿論監督權、辯護權事實上都不存在了,海員是魚肉,哪能與刀俎談條件,只能感恩。隨著海運技術的提高,海運業地位下降,沒必要為海運業維持那么大的管理機構,海事局船員處、海事法院是完全可以撤銷的機構】

本不想為“從今年1月1日起到2023年底,對一年在船航行超過183天的遠洋船員,其工資薪金收入減按50%計入個稅應納稅所得額”寫什么,因為這很可能又是一個坑害非國企海員的政策,筆者先前有過諸多論述,國企海員盡管收入不高,但是在法律上處于特殊地位,比如同樣偷船上的貨物,國有企業船員就可以根椐刑法第382條按貪污罪處理,甚至某公司查實90多個老軌偷油,有的多達上百萬元,都未作處理(千和公司廢油回收變成倒賣燃油案)。民營企業船員偷了40萬元貨,合計被判80多年(詳見“可恨又可憐的“同茂101”輪船員[1]”)。內貿國企船員不需要辦船民證、船民戶口薄,民企船員就要辦等等諸多歧視,多納點稅也是應該的。當然現在的國有海運企業財務狀況并不比浙江遠洋好多少,多納稅正是其解釋虧損得資不抵債的一個理由。

盡管如此,薛船長多年還是為海員個稅在呼吁,但不是最賣力,一個原因是在路邊聽說有身為全國政協委員的某民營海運公司老總要將做成此事作為政績,為做副省長鋪路。當然,只要對廣大中國海員有利的事情,薛船長一直舉雙手歡迎。

1、稅收制度決定政體

稅收制度決定政體,涉及的是國本,這是直到今天海員個稅始終豁免不了的原因。前幾年參加過多次座談會,有的規格還很高,廣大民營船東及勞務公司焦點對準的是海員社保,還不是個稅。由于薛船長并不是從事海員勞務的專業人士,也沒有深入了解深層次原因,這幾年隨著減費降稅政策的出臺,大致有所了解。國家需要外匯,中國發達了,海員外匯重要性下降,很多發展中國家如菲律賓、緬甸,海員外匯對國家太重要了。筆者也聽說有河南、安徽的個別銀行對海員收到的外匯有不讓入帳現象,但是非常少,絕大多數銀行還是歡迎的。海員大多不會作為個人薪金申報納稅,事實上對海員是免稅的。這種做法或許并不那么合法,但近些年減稅降負的要求,各地允許成立諸多的私人企業,如XX工作室、XX中心、XX事務所,可以實行包稅制,整體稅率可低到3%左右,比較著名的如曾經的避免天堂“霍爾果斯”,上海就有諸多類似的避稅港,都是可以提取現金的,有人說,將會對現金嚴加管控,薛船長認為,這很難的,將損害人民幣的地位,也就是現金與電子貨幣不等價。

這些年,財稅官員太能干了,財政稅收年年巨幅增長,但架不住花得多啊,花錢上若不控制,只能去敲骨吸髓。

可以很容易看出,對廣大非國企海員來說,原先事實上免稅或極低的稅收,改革后面臨要繳10%以上個稅的可能。 

2、廣大非國企海員得不到實惠,遭惹麻煩可能不會少

中國的社會階層是嚴重固化的,30年來體制外的能人是進入不到體制內的,近些年,所有觸碰到權力的渠道都被堵死。包括建議權(由人大、政協、民主黨派中央壟斷)、輿論監督權、辯護權都沒了。又沒有任何人或機構擁有代議機構那么多聰明人,那么大、那么廣泛的權力(立法、質詢、彈劾、任免、司法監督)。這其實是政令出不了海子的原因,也是我不抱信心的原因,喊了這么些年,得來這個結果,沒什么意思。

由于缺乏航海文化,近20多年海員地位是呈直線下降的,這與西方發達國家完全不一樣,航海文化代表著商業文明,毫不避諱地講,現在的官員是缺乏商業思維的,竟然發展到黃浦江可以封江的,晚清聯合艦隊追進黃浦江沒封江,813淞滬抗戰沒封江,解放上海沒封江,成立上海人民公社沒封江,現在竟然封江了。誰是封江大吏,歷史會搞清楚的。

可以預見這次出臺文件里的“183天”,“航行”,“薪金收入減50%”都會搞,而且很可能會有海員被逃稅抓起來判刑。因為解釋權不在海員嘴上,基層官員的看法決定一切,而且沒有了辯護權,刑事辯護基本沒用;沒有了輿論監督權,平和如薛船長的自媒體都被全網絡封鎖;建議權更是無從談起,因為這是中央事權,基層說只管執行,不通過人大、政協、民主黨派中央建議到中央,并被哪個主要領導批示,連改變的可能都沒有。

海員是魚肉,哪能與刀俎談條件,只能感恩。 

3、航海文化的缺乏

航海文化的缺乏,也表現在兒童身上,比如獨眼龍海盜船長,孩子們都認為是兇狠,其實,這是船長觀測太陽確定船位時,看太陽對眼睛的傷害造成的,原理很簡單,每天太陽所在的緯度是確定的,正午時測量太陽的高度,就很容易得到船所在的緯度,專業術語叫“太陽中天高度求緯度”。獨眼龍代表著船長的智慧與勇敢。還代表著冒險精神、對金錢與財富的渴望。


每每讀到香港、臺灣、日本的法律,都為其嚴密的航海思維所折服,航海文化深入了這些地方人們的每一個細微之處。且不說董建華就是海運世家,陳水扁本就是海運公司法律顧問出身,馬英九的岳父周兆溎船長畢業于吳淞商船學校。而祖國大陸海員出身的省部級官員只有河北省常務副省長袁桐利,海南省政府秘書長倪強電報主任尚處于升任副省部級領導的敏感時期。

沒有了航海文化,坑害起海員來,心不慈、手不軟。 

4、海運業地位下降,就沒必要為海運業維持那么大的管理機構

據說最近海事局又要出臺文件,實習海員上船開封要船東辦什么手續,薛船長都沒興趣進一步了解了,這幫官老爺,哪知道什么是船東啊,哪知道現在的海運業分工如此明細。賦予船東開封的權力,遠在希臘偏遠小鄉村的船東就有了不開封的權力,權力可以拿出來賣錢的,好吧。

海事局船員處是個完全可以撤銷的機構,號稱全國60萬海員,實際不知道有沒有一半,可能連薛船長這樣的也算進了海員總數里。設立了十幾個正處級的船員處,一個車管所管多少駕駛員和車!大約5年前,撤銷了海員出境證明,與一個船員處長聊天時,他說,接到很多船東反應,撤銷了海員出境證明,反而不方便了,把薛船長聽楞了,面對面也不好反駁什么。即便今天撤銷海員證,絕對沒任何不方便,為了維持海員證的存在,把漁民也納入海員證發證范圍了。正如有的海事法院,為了維持存在與擴權,想要把內河船納入其司法管轄。

其實,我們要看到海運業地位的嚴重下降,看過一個數據,美國在1960年代,海運費成本占其進出口貨值的13%左右,前些年有數據海運費只占美國進出口成本的5%左右。海運業地位下降,就沒必要為海運業維持那么大的管理機構。交通部率先做出了示范,早就沒有了船長出身的副部長了。

反應在競爭領域也是如此,有大律師向薛船長抱怨,現在招不到優秀律師做海事案件了,更多非訴、民事乃至刑事吸引著優秀律師,連倫敦的海事律師所也抱怨,以前招牛津劍橋的畢業生很容易,現在很難吸引了。薛船長深表認同,聽說有刑事案子,一個案子律師費就收了9千多萬的,據說這是個涉黑案。對有錢人來說,自由比金錢更重要,對所有人,生命比任何東西都重要。 

總之,不能過于樂觀,還是要察其言,觀其行,但愿惠及海員的政策真正多起來。

[1] https://www.sohu.com/a/230786847_693763

最新評論

熱門文章

小黑屋|關于我們([email protected])|免責條款|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1506號|龍de船人 ( 滬ICP備11048848號-1 )

GMT+8, 2020-5-24 12:15

Powered by Imarine

Copyright © 2006-2020, 龍de船人

返回頂部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最近30期